没吃药的乔公子

恶友 小短篇



薛洋在等人,他在等那个假惺惺的小矮子。为什么会等他,薛洋说不清楚,因为每月 这时金光瑶都会出来寻他。有时只是跟着他闲逛,有时带上两三坛美酒,谈论起阴虎符的次数少之又少。薛洋也曾问过金光瑶为何,得到的只是金光谣意味不明的笑。


于是这成了他二人间不需理由的默契。

今天金光瑶没来。薛洋在小铺子里等都日落终于失了耐心,他突然站起,当着铺子掌柜谅恐的眼神砸翻铺里数张桌椅。你不来又如何, 薛爷爷我照样快活。”


薛洋三日后见到了金光瑶,是金光理到炼尸场来寻他的。 这矮子还有点人性。薛洋泡着茶如此想。他低头看着茶杯中浑浊的“茶液”唇角汤起恶劣的弧度。


薛洋将茶递到金光瑞手中,却未见他把茶杯推回,也没有像曾经样朝自已露出无奈笑意。

“怎么,小矮子。金光善又怎么你了?还是哪个不知好歹的欺负你了?你说,看我给他点颜色看看。”


薛洋两腿交疊,以一种市井混昆的姿态靠坐在椅子上。他侧身去看金光瑶。那家伙依然绷着脸。这可不像他啊..


“喂,你要什么也不说,就别在我这儿绷着脸装菩萨, 我懒得伺候。”

薛洋哪知道他这一说倒是让金光瑶绷紧的脸放松下来。金光瑶想要喝一口茶再与薛洋聊。

却看他端起茶放到嘴边那一刻愣住,又将茶杯放下,推到薛洋面前,像往常一样。


      “成美,.....金光瑶暗自思付片刻,算是思量出一番说辞来。方才 开口,就被薛洋出声打断。“停,你他妈别叫老子成美!“


      看来薛洋这次是真气了,是在怪自己三日前的失约吧。脑子里已经想好的说辞被薛洋这一句话击得烟消云散。


      他是薛洋,这有什么好怕的。金光瑶这般想着,这也不再含糊,缓缓道:“这些 天你且小心着些,几大仙门对你已心生不满。切记莫要张扬,若是被抓了。”


      若是被抓了,我会救你出来。


      金光瑶将最后一句咽下,定定的看着薛洋。


      见薛洋笑意不改却平白生出几分嘲讽,他握着瓷杯轻摇,嗤笑道“若 是被抓了,绝不能供出你们来。对不?所谓正人君子.”


      金光瑶脸上刚挂起的笑意险些僵住,他无话可说,顺着薛洋说下去。“所以成美小心着些, 不然我们都不好做,对吗?”


      二人抬眸对视,相视无言。薛洋朝门的方向抬起手,朝笑眯眯的金光瑶做出请的手势。


      金光瑶顺势站起,没有犹豫,头也不回的往外走。他听见薛洋在他身高喊着

“慢走不送”


薛晓 晓薛 史上最短小的糖

私设都轮回了一世


都不记得前世的冤仇


愿来世他们能平静安宁的生活❤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薛洋(天真):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


晓星尘(温和笑):我叫晓星尘,你呢?你叫什么名字?


薛洋(露出小虎牙):我叫薛洋,大哥哥,你名字里的“尘”是星辰的“辰吗?”



晓星尘(温柔):不是哦,是尘埃的“尘”。


薛洋(小声):可星星跌落到尘埃里就不亮了啊……


晓星尘(温柔摸头):没关系啊,只要能照亮你,就足够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只是一个短小的段子,不喜勿喷❤


会不会写后续不知道,主要是我懒……


当受们被表白了

写的不好,勿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忘羡


女:魏前辈,我喜欢你!

魏无羡:这小姑娘眼光真好,不过你魏哥哥我有人了,是不是,蓝湛?

蓝忘机:....


曦澄


女:江宗主,我心悦你!

江澄(一脸懵逼中) :我......

蓝曦澄:这位姑娘,江宗主已经有心悦之人了,还望姑娘去找一位能与自己白头偕老的公子吧。


追凌


女:金宗主,我喜欢你好久了,能和我交往吗?

金凌:啊...我还小,何况...

蓝思追:何况, 阿凌已经有喜欢的人。

金凌(脸红ing):蓝思追, 你,你瞎说什么啊...

蓝思追:怎么?阿凌,难道不是吗?


薛晓


女:道长,你可以娶我为妻吗?

晓星尘:姑娘......

薛洋:哟,这哪来的丫头片子,敢打道长的主意,是活够了还是嫌舌头多余,想尝尝尸毒粉?


聂瑶


女:敛芳尊,我...-...

金光瑶:姑娘何事?

女:我....

聂明块一个眼神瞟过去

女:没没没,没什么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写的不好,我要脸,别骂我T^T